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快乐食疗健康园地

关注自己健康,就是关爱家人。癌症很难治愈,但癌症很好预防。所以,最好的治疗是预防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高血压控制方法咨询电话:13319808799、QQ:630040243, 癌症食疗控制交流电话:18999253916、QQ:994668926

网易考拉推荐

韩城风光说韩城之:关于《史记》作者司马迁!司马迁!  

2017-06-21 11:18:52|  分类: 韩城文化旅游美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文章来源:韩城市政府网站!

    一、司马氏入秦!

  司马氏是个很牛叉的姓氏。

  司马氏的前身就是赫赫有名的重黎氏,在他们的脉管涌动着的是史学的血液。颛顼帝当政时,任命南正重掌管天文,北正黎掌管地理。唐虞之际,这副重担落在了他们后人的肩上。到了夏商时期,依然是这个样子。周宣王时,重黎氏丢了官,他们的后人程伯休父顽强逆袭,担任了司马一职。

  司马掌管军事,是西周权力核心的三有司之一。程伯休父非常有大将风范,他在征讨徐国的战斗中指挥若定,政府军有如雷霆万钧压向敌人,徐方阵营大乱。王师前锋部队乘机发动猛攻,屯积在淮水边上的主力部队也顺势向东推进,切断沿岸敌军退路,一举扫灭了顽敌。在王师的强大攻击下,徐国臣服,恢复入觐。周宣王为表彰程伯休父的不世之功,赐其姓司马。

关于《史记》作者司马迁!司马迁! - 西部漫行者 - 快乐食疗健康园地

  美好的日子总是那样短暂。周平王时代,周天子弄丢了天下共主的地位,诸侯不再把周王放在眼里,动不动就相互攻伐。周惠王与周襄王时期,王室进一步衰微,司马氏也背井离乡,来到晋国为晋公打工。打那之后,他们的族人便像落叶般四处飘零,有的流落到了卫国,有的流落到了赵国,还有的流落到了秦国。迫不得已进入秦国的这一支全拜晋国大佬赵盾所赐。

  说来话长:公元前621年,晋襄公病薨。顾命大臣赵盾改变遗命,派随会、先蔑到秦国迎接公子雍,准备立为国君。奈何太子夷皋的母亲穆嬴是个很难对付的女人,她抱着年幼的太子到处找赵盾理论、哭诉。赵盾招架不住,向穆嬴妥协,安排公子夷皋即位。可是公子雍已经来到令狐(今山西临猗西)了,而且秦康公那边很重视,派了大批人马前来护送。事情已经没得选择,向来很讲道理的赵盾也只好装作不讲理的样子,下令向秦军开战。随会、先蔑愤而投秦。

  中军元帅随会都投靠了秦国,跟随他一块出来的司马氏自然也只有反水。后来,随会、先蔑被赵盾用计赚回,但司马氏却永远留在了秦国,并最终定居少梁(今陕西韩城)。再后来,这一族人中出了个舌战张仪,灭蜀平蜀,伐魏攻楚的将军,他就是战国时代叱咤风云的一代名将司马错。

  司马错的孙子叫司马靳,是名将武安君白起的副手。在长平战役中,他与白起坑杀投降的四十万赵军,被秦昭王赐死在杜邮(今陕西咸阳东)。司马靳的后代多半默默无闻,到了司马谈这里,才时来运转,做了太史公。

  由周宣王征讨徐国的公元前810年左右,到周惠王与周襄王期间的公元前650年左右是160年。由公元前621年司马氏入秦,到公元前318年司马错在秦国政坛崭露头角是300年。由公元前318年到公元前140年司马谈担任太史令又是180年。在隔绝了160年之后,司马氏用了将近500年的时间,重新找回了自己的历史使命。

  司马谈就是司马迁的父亲。

关于《史记》作者司马迁!司马迁! - 西部漫行者 - 快乐食疗健康园地

  二、河山之阳!

   是时候该让我们的主人公登场亮相了。

  公元前145年,司马迁降生在韩城一个叫做高门的村落。据韩城当地人讲,司马迁就出生在西高门村西寨子。这个寨子也叫龙门寨,俗称高崖上。在上世纪七十年代,寨子遗迹尚存。而其祖茔就在村东150米处。

  那时候韩城早已经不叫少梁了。在延续了将近百年的秦魏河西之战彻底画上句话之后,秦惠文王将少梁更名夏阳,设置夏阳县。夏阳,阳光普照,草木风发,多么诗意和美好的一个名字呀!它美得让人窒息,让人忘记了曾经发生在这片大地上的杀戮。秦惠文王是刻意要掩饰什么吗?

  但司马迁无疑是幸运的,虽然自他的爷爷的爷爷司马昌手里,司马氏家族中就再也没有出过大官,但他的爷爷司马喜却非常有经济头脑,靠着农业和畜牧发家致富,成为当地数一数二的富户。司马喜入粟买爵,捐了个五大夫的官做。五大夫级别不高,在二十等爵中仅位列第九级,但总算可以免除徭役。徭役是件很麻烦的事,古代的男子在18—60岁,每年都要服一定时期的劳役。

  当然了,只有这些还谈不上幸运。司马迁更幸运的是有一个好父亲。司马谈学识非常渊博,他著有一部《论六家之要旨》,专门对阴阳、儒、墨、名、法、道六家的得失偏颇进行论述。他给了司马迁私塾老师所不能给予的一切。司马迁从小受父亲熏陶,学习非常刻苦。10岁时,他便开始习诵籀文。籀文是在钟鼎文的基础上进行繁化而成,也是大篆的一种。它字形齐整威武,通行于先秦,到了汉代已经很少有人使用。司马谈之所以这样做,并不单纯是为了让司马迁记住母国的字体,他是在按照一个史学家的要求培养他。

关于《史记》作者司马迁!司马迁! - 西部漫行者 - 快乐食疗健康园地

  汉初已经有了官学,而且中央官学就是在那时候创办的。但是在农耕社会,一个普通人想不参加农耕生产是不大可能的。少年时代的司马迁一直在家乡过着“耕牧”生活。如果你也恰巧生活在那个时代,你便能够看到一个奇迈的少年,在耕种和放牧的间隙,捧着一叠叠籀文刻写的竹简,坐在天地间如饥似渴地诵读。在他的身后是迤逦的梁山,脚下是奔腾的黄河,也许还有韩侯国都和少梁城,那草蛇似的长城总是若隐若现,娇羞得不肯让人多看上一眼。到那时,你还能够淡定自如吗?我想你一定会不自觉地融入其中,跟上他那抑扬顿挫的调子一起诵读!

  但是这一切都只能是臆想,那时候能够陪伴司马迁的,似乎只有花草树木、庄稼、牛羊和河山,以及河山之阳的那些村寨和城堡。父亲司马谈呢?已经到京城长安就职去了。很少有小伙伴愿意花一天的工夫陪司马迁谈天说地,在他们的眼里,这个高才自负的少年神气、冷峻,目空一切,总是给人怪怪的感觉。年轻的司马迁对此耿耿于怀,以至于许多年之后,当他在给蒙难的老朋友任安写回信时想起这些事,仍就幽幽地说道:“仆少负不羁之才,长无乡曲之誉。”

  如果说当初司马迁落在司马家族炕头时,司马谈带给他的是读书的种子,那么在他升迁之后带给司马迁的则是曙光。司马迁开始在耕牧的间歇频繁到长安去求学,并得到了老博士伏生、大儒孔国安的点拨。19岁那年,司马迁来到了父亲身边。在父亲身边仅仅呆了一年,不甘寂寞的司马迁就急切地投入了向往已久的游历生活。他向南漫游江淮,一路追随大禹治水的足迹,登上会稽山,探访了夏禹的葬身之处。之后又折脚向西,视察了位于湖广一带的九嶷山。在泛舟游览了沅江与湘江之后,司马迁又向北渡过汶水和泗水,来到了梦寐以求的齐、鲁之都观礼,研习学业。他还专程来到曲阜瞻仰了孔子的墓地,在邹地、峄山与鲁地那些儒生们在一起揽衣挽袖,一步一揖地学习礼和射覆,体验乡射之趣。在经过鄱邑、薛城和彭山时,司马迁逗留的时间很长,以至于花光了盘缠。在等待家里寄钱的日子,司马迁正好可以静下以来,体味一箪食,一瓢饮,在陋巷向道的乐趣。梁、楚是司马迁必须要去的地方,他在此两地做了详细考察后才回到长安。

关于《史记》作者司马迁!司马迁! - 西部漫行者 - 快乐食疗健康园地

  司马迁到过的地方远不止上面说的这些,至少从《河渠书》和《齐太公世家》上看,他还应当到过泰山、琅邪、渤海、庐山、岷山、姑苏台、离堆、洛汭、大邳和朔方等地。比如说,他到长沙时,特意来到屈原沉江自杀的汨罗江畔,将自己化身谪迁此地的长沙王太傅贾谊,追随着当年三闾大夫的脚步旁若无人地发着天问。他在韩信的故乡走村串户,刨根问底,追寻当年那令人不可思议的胯下之辱。又比如说,他在孟尝君的故乡薛城,细察民风,苦苦思索好客和养士的关系。沿着长江、淮河、黄河最易出事的地段踏勘,参悟大禹为何不迳挽黄河东行入海,反而使黄河向东北流入渤海湾的道理。在这看似茫无边际的漫游路上,司马迁一边考察土风人情,一边采集异闻传说,一边苦苦追寻着远古圣祖先贤的脚步,揣测、探究天人之际与古今变迁的奥秘。就是他追随前代货殖楷模范蠡、子贡、白圭、猗顿、乌氏倮,遍览大汉江山,详解天时、地理、物产、风情的事情也应该是有的,他总该不会心血来潮,忽然想起做一篇《货殖列传》吧?

  回到长安后,司马迁做了郎中。期间几次随同汉武帝外出巡游,到过很多地方。35岁那年,汉朝攻灭南越国,诛杀且兰君、邛君与筰侯,就连一向桀骜不逊的冉駹羌国也向汉朝称臣。司马迁奉命出使西南夷,设置越巂郡、沈犁郡、沦山郡与武都郡,苦心经营邛筰(西南夷邛都﹑笮都两名并称,约在今四川西昌﹑汉源一带)、昆明,为安抚西南少数民族做了不少工作。但是到目前为止,他仍然只是大汉朝开国以来,多如牛毛的高级官员中极为普通的一员,仅此而已。

关于《史记》作者司马迁!司马迁! - 西部漫行者 - 快乐食疗健康园地

  三、滞留周南!

   意气风发的司马迁大概没有想到,修史的重任会这么快地落到自己的头上。在他的眼里,父亲司马谈永远是那样的勤奋刻苦、年轻健壮与不知疲倦。他甚至没有想过,父亲也会老。司马谈大他20岁,这20岁对一个老人来说是相当致命的。

  公元前110年,汉武帝决定封禅泰山。汉武帝率领十万大军,浩浩荡荡由京城出发,旌旗绵延数十里,出长城向北巡察至朔方。在兜了一大圈子之后,汉武帝又东行至缑氏,于3月间登上中岳太室山祭山。当这一行人来到泰山时,山上的草木尚未发芽,汉武帝于是东巡至渤海。4月,汉武帝由渤海归来,在泰山举行封禅大典。这是大汉朝建立以来的首次封禅,也是继公元前219年,秦始皇封禅泰山之后的第二次。作为史官,司马谈本应从行,可是他却因病滞留在了周南(今河南洛阳的古成周以南)。司马谈深感遗憾,抑郁愤恨而死。恰巧司马迁完成西征使命回来,他在洛阳见到了病危的父亲。

  自公元前122年司马迁24岁时起,司马谈便着手编修《太史公书》,他渴望能够倾尽自己平生所学,写出一部古今通史,以告慰先祖,但是他的这个愿望最终未能实现。在临终之前,司马谈将修史的重任交付给了司马迁,希望他来完成自己的夙愿。司马迁在《太史公自序》里面,详细记录了与父亲在河洛之间的这次谈话。

  弥留之际的司马谈拉着儿子的手,痛哭流涕地说:“我们的老祖先是周朝的太史,早在那之前的虞夏时代,我们司马家族就靠着执掌天文立身扬名。虽然后世也曾中落,但总算传承到了今天,难道我会让它断绝在我的手里吗?你接替我做太史令,祖先的事业就算是后继有人了。我自己命薄,不能跟随天子去泰山,但在我千古之后,天子会让你做太史;你做了太史,千万不要忘记我未完成的著述啊!再说了,最大的孝道在于光宗耀祖。天下之所以称颂周公,是因为他让先祖得到了尊崇。孔子编纂和写作的《诗经》《书经》《春秋》,直至现在还是礼乐的准绳。自孔子死后的这四百余年,诸侯兼并,典藏尽失。如今汉朝一统天下,主明君贤臣忠,我作为太史对这些却没有载录,对此我深感不安,你可一定要把我说的话记在心间啊!”

关于《史记》作者司马迁!司马迁! - 西部漫行者 - 快乐食疗健康园地

  今天的人很难理解司马谈当年的心情,但你想封禅需要有吉兆、瑞应,二者必备其一。因而只有在天下大治时才行封禅礼,而治世总是那样少,乱世又是那样多。借用司马迁《封禅书》的话说就是:“每世之隆,则封禅答焉,及衰而息。阙旷远者千有余载,近者数百载……”时间一久,禅礼难免遗漏、失传,连封禅的仪式也变得残缺不全,许多的细节和传闻均淹没在了历史的烟云之中。司马谈是个将历史使命看得比生命还重要的传统文人,他足足等待了110年,几乎用光了他人生的第一个甲子,他又怎能够不愤懑?也许上天故意和司马谈玩黑色幽默,在这之后的22年间中,汉武帝又先后八次到泰山封禅祭祀。但是这一切均已与司马谈无关了。

  让我们回过头来再说一下周南。周南是“元圣”和儒学先驱周公旦的封邑。诞生在大中原域内的河洛文化是黄河文明的核心,而河南又是中原文化的核心。这两个核心叠加在一起,肆无忌惮地挤压、揉搓和压迫着司马谈原本就脆弱的心灵,击得他千疮百孔,体无完肤。司马谈最终没能亲往泰山参加封禅,他擅于黄老之学,精通天文、历算、周易和祭祀,几乎无所不能,无所不会,可是终其一生,却连一个封禅的仪式也未能参加。他恰像是那带甲百万却一事无成、孤独终老的将军,徒有满腔的热血。而周南,则因为他而成为了滞留某地毫无建树的象征。  

  那奔流到海不复回的黄河水啊,它们是一代史学家奔涌的热泪吗?

关于《史记》作者司马迁!司马迁! - 西部漫行者 - 快乐食疗健康园地

  四、瓠子!

  该来的总归要来。

  公元前109年,决口23年的黄河瓠子口总算盼来了大汉天子刘彻的身影。

  公元前132年春,黄河于顿丘决口。入夏后,又冲毁了位于濮阳县西南的瓠子堤。洪水向东南冲入巨野泽,泛入泗水、淮水,淹及梁、楚十六郡。黄河上一次大的决口,则要追溯到公元前168 年,是在汉文帝手里,地点在延津西南的酸枣。

  在决口之初,汉武帝便派汲黯、郑当时率领10万人前往河南治水,可惜没有成功。那时武安侯田蚡是丞相,他的奉邑在鄃县。黄河决口水向南流,而鄃县在黄河以北,不受此影响。田蚡担心瓠子口堵塞后,黄河又会在别的什么地方决口。当然啦,他心里记挂的主要是鄃县,怕这个地方遭水灾。他对汉武帝说:“江河决口是上天的事,不宜强加堵塞,即便堵塞了也未必符合天意。”单是这样说当然就不叫政客了,田蚡还安排所谓的“星象学家”和算卦先生轮番忽悠、恐吓天子,堵口之事被一再搁置。

  鄃县和瓠子口距离不是很远,翻开地图,它们恰像是挂在黄河这条蔓上的两个葫芦,其区别仅在于一个距离黄河较近,一个距离黄河较远。有时候就想,要是瓠子堤决口后不是向南流,而是向北流,历史又该会是一副什么样子呢?但历史是不能由人设想的,如果历史可以假设,一切又将重回起点。这也正是历史的奥妙迷人之处!

关于《史记》作者司马迁!司马迁! - 西部漫行者 - 快乐食疗健康园地

  汉武帝当然也不傻,他之所以选择沉默实在是另有隐情。汉武帝即位时不过16岁,还是个毛孩子,朝中大事皆由窦太后决断。公元前135年,窦太后驾鹤西游,汉武帝提拔武安侯田蚡做了丞相。这时候汉武帝已经二十大几的人了,可是习惯了呼风唤雨的田蚡仍旧不把这个皇帝外甥放在心上,还当他是小屁孩,连任用官员的事情都想自己做主。在扳倒田蚡之后,汉武帝又把注意力放在了对付匈奴人上。将一个决口事件搞得这样复杂,真有点叫人哭笑不得,鬼使神差,只能这么说。

  黄河决口20年来,梁楚之地每年都因为水涝没有好收成。公元前109年正处于漠北之战与于稽浚山之战的间隙,汉匈战争的大局已定。汉武帝命令汲仁、郭昌带领4万人堵塞瓠子决口。从万里沙(今山东掖县东北)祭祀回来后,汉武帝率领百官,也前往瓠子口,沉白马、玉璧祭典河神,亲自指挥堵口。

  治河的方法是,先以木、竹为桩,夯入河堤,然后再往里面填塞柴草、土石。汉武帝命令扈从、群臣及将军以下人员,每人皆背负柴薪参加塞河。当时地处东郡的百姓皆以草为炊,柴薪很少,因而只能忍痛割爱,砍伐淇县西北卫国名园淇园的竹子作为楗。黄河决口时司马迁才14岁,这时他已经37岁,正当壮年,有幸参加了负薪塞河的伟大壮举。然而初次堵口未能成功,汉武帝非常伤感,作《瓠子歌》两首。

关于《史记》作者司马迁!司马迁! - 西部漫行者 - 快乐食疗健康园地

  其一曰:

  瓠子决兮将奈何?浩浩旰旰兮闾殚为河!

  殚为河兮地不得宁,功无已时兮吾山平。

  吾山平兮钜野溢,鱼沸郁兮柏冬日。

  延道弛兮离常流,蛟龙骋兮方远游。

  归旧川兮神哉沛,不封禅兮安知外!

  为我谓河伯兮何不仁,泛滥不止兮愁吾人?

  啮桑浮兮淮、泗满,久不反兮水维缓。

  其二曰:

  河汤汤兮激潺湲,北渡回兮迅流难。

  搴长筊兮湛美玉,河公许兮薪不属。

  薪不属兮卫人罪,烧萧条兮噫乎何以御水,

  颓林竹兮揵石菑,宣防塞兮万福来。

  试想一下,数万人背负着柴薪,一边塞河一边慷慨悲歌,这该是何其壮观的一个场面啊!为害二十余年的黄河瓠子决口,在汉武帝的身体力行下,终于被堵住了。汉武帝激动不已,在河堤上筑宫纪念,取名宣房宫。

  司马迁与汉武帝一样感伤,他的感伤化成了《史记》中不朽的《河渠书》。

关于《史记》作者司马迁!司马迁! - 西部漫行者 - 快乐食疗健康园地

   五、太初历!

   公元前108年,在司马谈死后三年,司马迁接任太史令。 

  那段时间,司马迁就窝在当时的国家档案馆“石室金匮”中,潜心缀集《太史公书》。可是出乎今天很多人意料的是,司马迁突然放下手头的工作,跑去修订《太初历》。很奇怪是吧?奇怪是因为今人总是望文生义,奇怪还因为在我们今天生活的这个年代,历法早就不似先前那么重要了。

  太史令是记载史事、编写史书,兼管国家典籍、天文历法、祭祀的官员。直到魏晋以后,修史之职方划归著作郎,太史只掌历法。做为一名兼管历法的国家公务员,修订历法乃职责所系。而司马迁的这个太史令也绝非我们想象中的那样好当,更不像渑池相会中秦、赵的那两个御史那样,只要会上前书曰:“某年月日,秦王与赵王会饮,令赵王鼓瑟”与“某年月日,秦王为赵王击缶。”便可万事大吉。作为一名合格的太史令,必须得是个通才,没有两把刷子不行。

  既是分内之事,专业实力也够硬,那么还有什么好说的?公元前104年,在司马迁等人的提议下,汉武帝命令中大夫公孙卿、上大夫壶遂、太史令司马迁,以及治历邓平、长乐司马可、酒泉郡侯宜君等人议造汉历。朝廷征招方士唐都测量周天各部的星宿度数,并由通晓农、医、天、算的巴郡人落下闳运算制历,经过实测检验,日辰星度得与夏历相同,《太初历》制成。为示纪念,汉武帝改年号为太初,元封七年为太初元年。这部历法朔望长为29又43又81日,故称八十一分法,或八十一分律历。

  《太初历》规定一回归年等于365.25016日,一朔望月等于29.53086日,一回归年为一年,一朔望月为一月,将原来以十月为岁首改为以正月为岁首,以没有中气的月份为闰月,调整了太阳周天与阴历纪月不相合的矛盾,首次记录了五星运行的周期,开始采用有利于农时的二十四节气,并根据天象实测和多年来史官的记录,得出一百三十五个月的日食周期。它不仅是我国第一部比较完整的历法,也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历法,这个历法在农历(夏历)中一直沿用至今。

关于《史记》作者司马迁!司马迁! - 西部漫行者 - 快乐食疗健康园地

  当然了,造历这个事也远非我们想象的那样小。在古代,历书除了用于指导农事,还与封禅一起被用来申明君权神授。从三黄五帝时起,对此项工作就非常重视。尧在禅位给舜时,语重心长地说:“天之历数在尔躬”。舜也用同样的话告诫禹。而自古“王者易姓受命,必慎始初,改正朔,易服色,推本天元,顺承厥意。”所以每逢改朝换代总会更改历法,改变服饰崇尚的颜色。

  可是这样重大的事居然被耽搁了。战国时诸侯纷争,无暇顾及治历的事。秦朝时日太短,没有腾出手搞。汉朝建立后,刘邦自认为得了水德,沿袭了秦朝的历法和服色。孝文帝本有机会纠错,可是又让丞相张苍给贻误了。所以西汉初年沿用的仍旧是当初秦国使用的《颛顼历》。

  西汉建立都102年了,还没有自己的历书,这怎么能行?“职责+使命”,这就是司马迁参加《太初历》编制的原因。

  六、李陵之祸!

  修订完《太初历》,司马迁终于可以静下心来继续编纂《太史公书》了。

  由成年后云游江淮、中原,到奉使西征,再到跟随汉武帝巡行各地,然后到在石室金匮搜集资料,20年时光就这样一晃而过。司马迁已经等待得太久了,那风起云涌的明主贤君忠臣死义之士,此起彼伏的谄媚奸佞邪恶之徒,说不完道不尽的世间悲欢、祸败乱亡、离散聚合,混合着3000年的沧桑激荡与爱恨情仇,在司马迁的胸中无休止地咆哮涌动翻腾着。他的胸腔早就鼓胀得像一面大鼓,他正像那十月怀胎满怀期待的孕妇那样,急切地盼望着涅槃,哪怕是毁灭。

  可是上天似乎有意跟司马迁过不去,正当他全身心地投入到创作中时,却遭遇了飞来横祸,《太史公书》的写作被迫再次中断。如果说上一次中断带给他的是喜悦,那么这一次带给他的则是刻骨铭心的痛。让我们记住这个时间:公元前99年。这年秋天,汉武帝派遣贰师将军李广利率领三万铁骑,出祁连山讨伐匈奴。为了减轻正面部队压力,另派李陵率领在酒泉、张掖一带训练、驻防的五千荆楚弓箭手,出兵居延海以北牵制敌人。

关于《史记》作者司马迁!司马迁! - 西部漫行者 - 快乐食疗健康园地

  贰师将军李广利是汉武帝宠妃李夫人的哥哥,此人才干平平。他初征大宛惨败,再战汉武帝拨给他更多的人马。有多少?据传光是领兵的校尉就有五十余人。五十个纵队挤也把个小小的大宛国给挤破了,可是李广利又是围城,又是水攻,折腾了四十来天,才好不容易攻破外城。大宛人也很识相,杀死宛王毋寡,献出良马。李广利害怕重蹈覆辙,赶紧接过大宛人抛过来的橄榄枝,和他们订立盟约撤军。好在前去接替友军攻打郁成的搜粟都尉上官桀很给力,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粮草官不仅打败郁成国,还一路追着郁成王来到了康居国。那些骑墙观望的小国这下子慌了,赶忙对汉军表示热烈欢迎,于是乎贰师将军李广利也就威震西域了。

  让李陵策应贰师将军李广利,亏汉武帝能够想得出。李陵运气有点背,没有摸到主牌不说,在完成任务准备撤军时被匈奴单于率领的三万骑兵包围。匈奴人又调集左、右贤王的部队,共计八万骑兵围攻李陵。八万人对付五千人,还是骑兵对步兵,这仗根本就没法打。李陵且退且战,斩杀匈奴士兵一万多人,他们射光了箭,士兵也死伤大半,在连续作战八昼夜,跑了将近千里后,被围困在距离居延海一百多里的一条峡谷中。重围、箭尽、粮绝,没有援军,在走投无路之际李陵投降。

  李陵兵败的消息传到长安,先前还喋喋不休,称赞李陵如何勇猛,汉武帝如何圣明的满朝文武官员突然间懵逼失语。汉武帝忧心如焚,茶饭不思,在上朝时也闷闷不乐。但事情总得要收场,汉武帝征求司马迁的意见。司马迁索性直言,说李陵是不得已投降匈奴,他必定会找机会报效汉朝。汉武帝心里已经在泣血了,平心而论,他也是同情李陵的,但作为大汉天子,他怎能纵容这种投降的作派呢?“你竟敢攻击贰师将军,为李陵游说!”汉武帝震怒,不及司马迁把话说完,就下令将他关进监牢。汉武帝的话只是个谜面,谜底其实就隐藏在字里行间:你是在鼓励贰师将军投降吗?

关于《史记》作者司马迁!司马迁! - 西部漫行者 - 快乐食疗健康园地

  有个玩笑话说,历史上有许多骗子都成功转型成为政治家。汉武帝不是骗子,他只是想欺骗一下自己而已,他祈望得到安慰,可是等来的却是司马迁无情的指责。司马迁还是太单纯了,他接了烫手山芋不说,却还感情用事。感情用事也就罢了,还陈述得平铺直叙。史学只给了他忠诚,到底没教会他怎样去占领道德的高地。他真应该学习下郦食其、鲁仲连、蒯通,看看这些人是怎样劝谏的。此时此刻,汉武帝忽然对司马迁厌烦到了极点。这个倔强的老头,他上班干私活不说,连一句好话都不想说。

  补充说明一下:司马迁修史是个人行为,压根儿就没得到汉政府授意,自然也就谈不上什么财政拨款。不单是汉武帝,当时有许多人对此都很不理解,跟司马迁一起编制《太初历》的上大夫壶遂就拿出《春秋》作为挡箭牌,劝说他不要干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情。壶遂说:“孔子在世时,上无明君,下不得任用,所以撰写《春秋》。他说的都是些关于礼的空话,只不过帝王把它当作宝贝罢了。现在社会清明,秩序井然,你能写出啥新鲜东西,还是趁早算了吧!”

  你猜司马迁是怎样回答的,他说:“是你说的这样,但又不完全是!况且史书并不局限于讽刺,还可以载录帝王盛德,臣子功业。我缀述旧事,整理家世传记,也并非所谓的著作呀,你快不要拿它与《春秋》作比了。”一句看似尊敬的“唯唯否否,不然”顶得壶遂直咽唾沫。

关于《史记》作者司马迁!司马迁! - 西部漫行者 - 快乐食疗健康园地

  事情的结局让人大跌眼镜,匈奴单于在得到李陵之后,把自己的女儿下嫁给他。汉武帝这回是真的坐不住了,下令诛杀了李陵一家老小,司马迁也因此被判处了死刑。应该说汉武帝在此事的处理上还是比较公允的,司马迁在《李将军列传》中也如实作了载录,他甚至说,陇西一带李氏的门客都深以李陵为耻。但司马迁终究解不开这个心节,他的浑身上下都写满了可爱和天真。

  按照汉朝的刑法,免除死刑有两种办法:一种办法是拿出五十万钱赎罪,一种办法是接受“腐刑”。五十万不是个小数目,它是一个千户侯两年半的收入。司马迁的收入都用来游历和买竹简了,自然拿不出这么多的钱。为了完成父亲的遗愿,司马迁只好接受腐刑。腐刑就是宫刑,即“丈夫割其势,女子闭于宫。”这对于司马迁来说无疑是奇耻大辱。汉武帝为讨好宠妃而任人唯亲,讨伐匈奴的这次行动,最终演变成为李陵夷三族,司马迁遭受腐刑的闹剧。

    韩城市人民政府驻新疆招商服务处!

西部漫行者推荐阅读: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