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快乐食疗健康园地

关注自己健康,就是关爱家人。癌症很难治愈,但癌症很好预防。所以,最好的治疗是预防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高血压控制方法咨询电话:13319808799、QQ:630040243, 癌症食疗控制交流电话:18999253916、QQ:994668926

网易考拉推荐

韩城名人之:名将司马错!  

2017-09-19 19:06:55|  分类: 韩城文化旅游美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【司马错】秦国少梁(今陕西韩城)人,战国著名将领,历仕秦惠文王、秦武王、秦昭王三朝,生卒年不详。曾舌战张仪,帮助秦惠文王确立得蜀望楚的国策。公元前316年,司马错率军灭亡蜀国。同年,率军攻占赵国中都、西阳。公元前310年与前301年,司马错先后两次受命平定蜀乱。公元前295年,司马错率军攻取魏国襄城。公元前291年,司马错担任左更,率军攻占魏国轵邑和韩国邓城。公元前289年,司马错率军攻占魏国垣城、河雍。公元前286年,司马错率军攻打魏国河内,魏国献出安邑。秦公元前280年,司马错率军攻占楚国黔中郡

  【正文】 公元前316年是周慎靓王五年

  在周慎靓王在位的这五六年,兄弟们之间的互撕达到了高潮,大家似乎早就把他这个周天子忘了,连上京城讨要一纸任命文书的兴趣都没有了。残酷的生活将周慎靓王锤炼成了一部可有可无的计时器,他的心情要多郁闷有多郁闷。这时候,秦国的日子也不怎么好过,虽然庶长樗里疾不负众望,在修鱼大破魏、赵、韩三军,暂时抵挡住了东方联军的进攻。但西方的义渠又在李帛袭破秦军。客观讲,秦惠文王领导下的秦国,比起他的爷爷秦惠公在阴晋(今陕西华阴)被吴起打得满地找牙时已经好了很多。秦惠文王现在要做的是尽快由东西夹攻中破局而出

  机会总算来了,虽然它有点儿让秦惠文王头痛。事情是这样的,秦国的老邻居巴国是个窝里横,他们打不过东进的楚国,就掉过头来跟蜀国抢地盘,两国经常为此打得头破血流。这一年,巴国又找上门来和蜀国PK,而蜀国的藩国苴国非但不帮宗主国,还向巴国暗送秋波。蜀国在击退巴国后,决心趁热打铁换掉苴侯。苴侯逃奔到巴国,向秦国求救。蜀国也派人向秦国求救。显然,蜀国演戏的成分要多些,我搞不懂的是蜀君怎么那么“偏爱”秦国。这两个糊涂蛋,楚威王当年在世时就对苏秦说过这样的话:“寡人之国西与秦接境,秦有举巴蜀并汉中之心。秦,虎狼之国,不可亲也。”可是他们却依然没有意识到危险,挨打的向秦国求救,打人的也向秦国求救,搞得秦国就跟他们的亲爹似的。可是秦惠王却没有这样的好心肠,他心里盘算的是要不要出兵消灭掉这两个整日吵吵闹闹的国家。秦惠文王所顾忌的是那蜀国路途太过遥远艰险,加之上次被修理惨了的韩国又来寻仇。而他的两个臣子司马错与张仪,一个主张伐蜀,一个主张攻韩,两个人为此争论不休。举棋不定的秦惠文王索性让他们在朝堂上公开辩论

  张仪说:“如果我们先跟楚、魏两国交好,然后再出兵三川,堵住轘辕山和缑氏山的通口,挡住屯留的孤道,将魏国到南阳之间的通道切断。一旦楚军逼进南郑,我们就放开手脚攻打新城、宜阳,这样不但可以兵临东、西周城下,惩罚周室的罪过,还可以出其不意攻占楚、魏两国的领土。周天子自知不是对手,一定会交出传国的九鼎。我们据有了传国之宝,就可以按图索骥,依照地图和户籍,假借周天子的名义号令诸侯,到了那个时候,天下还有谁敢不听从我们的呢?这才是霸王之业啊!而蜀国不过是个不开化的蛮夷小国,即便是我军劳师远征,也不足以建立霸业。臣常听人说:‘人在朝廷上争名,在集市上争利。’现在三川、周室就是朝廷和集市,可是大王不到那里去争夺,却盯着戎狄之邦不放,这实在是与王业背道而驰。

  司马错反驳道:“事情并不像张仪所说的那样。‘要想使国家富强,务必先扩张领土;要想兵强马壮,务必须先使人民富足;要想得到天下,一定要先广施仁政。这三个条件都具备了,天下自然唾手可得。’现在秦国国小民贫,我希望大王从最容易处着手。正因为蜀国是偏僻小国,又是戎狄之邦的首领,并且像桀、纣一样暴虐,秦国的军队去攻打它,就好比是虎狼驱逐羊群一样简单。秦国得到蜀国的土地可以扩大版图,得到蜀国的财富可以富足百姓,同样是用兵,不但用不着损兵折将,还可以让蜀国屈服。更何况秦国灭掉残暴的蜀国,诸侯们不仅不会认为秦国暴虐,还会夸赞我们干了一件除暴安良的大好事。秦国即便是将蜀国的财富洗劫一空,谅诸侯们也不会说什么,可见伐蜀有百利而无一害。假如我们去攻打韩国,劫持天子,不但得不到什么好处,还会落下不仁不义的恶名。周天子是天下共主,又与齐、韩交好,攻打韩、周,会将他们推向齐、赵,假如他们把九鼎献给楚国,把土地割让给魏国,向楚、魏求救,到那个时候大王就是想阻止也来不及了。因此,攻打韩国是下策,伐蜀才是万全之计。

  秦惠文王是个明白人,他立马明白,一贯正确的张仪这次错了,攻韩伐周无疑会刺激到六国,他当即下令出兵讨伐蜀国。同年10月,司马错率军攻占蜀国,贬蜀王为蜀侯,任命陈庄为蜀相,协助治理蜀国。巴、苴两国还没有笑出声来,也被司马错灭掉。之后,声名鹊起的司马错又奉命攻打赵国。他由蜀地出发,横夸秦国,攻取了赵国的中都(今山西平遥西南)和西阳(今山西中阳)。公元前310年与前301年,司马错又先后两次受命平定蜀乱。秦国在得到巴蜀后,领土增加了将近一半,人口增加了三分之一,变得更加强大、富足,再也不用正眼瞧其他的诸侯国了

  然而,司马错的故事还远没有结束。公元前295年,司马错率军攻取魏国襄城。公元前291年,司马错担任左更,率军攻占了魏国轵邑(今河南济原南)和韩国邓城(今河南孟县西)。公元前289年,司马错率军攻占魏国垣城、河雍。公元前289年,司马错率军攻占魏国垣城、河雍。公元前286年,司马错率军攻打魏国河内,在秦军的重压下,魏国献出安邑(今山西运城),向秦国求和。公元前280年,司马错率军由陇西南下,经过蜀地东进,攻取楚国黔中(郡治不详)。公元前279与前278年两年,大将白起接连攻占楚国鄢城(今湖北宜城)、邓城(今湖北襄阳)和楚都郢城,迫使楚国迁都。秦军以蜀地为跳板,给予楚国沉重一击,验证了司马错得蜀即得楚的预言

  尽管司马迁惜墨如金,但是透过这有限的文字,我们依然可以领略到司马错高超的军事指挥才能。他是将打仗看成了艺术,在看似漫不经心的排布中一招制敌。他的迂回包抄,避实击虚战略就是在整个战国也是独步天下。更为难能可贵的是,在秦国上上下下均以杀伤敌人有生力量为荣的大背景下,司马错却扑下身子默默经营蜀地,为即将暴发的秦国暗中积蓄力量。这绝对是政治家的眼光。有时候就想,如果没有司马错,历史又会是什么样子呢?也许秦国还会横扫六合,但绝对会少了假道石牛道上的轻松幽默,奇袭楚地的机智神奇,而这世界又定会少了一个深谋远虑的战术大师

  那是一个群雄并起,杀伐不断的年代,野心勃勃的张仪为同样雄心勃勃的秦惠文王,捧上了一份“挟天子以令诸侯”的大餐。可是天下又怎会有如此好事?既与人家交好,又趁机削弱、欺负他们,真要把六国惹急了,他们再来一次合纵攻秦怎么办?秦惠文王可不想捅这个马蜂窝,以秦国当时的国力,还不到逞强的时候。在这个节骨眼上,司马错挺身而出。滔滔雄辩的司马错让张仪明白了什么是深谋远虑、水到渠成。富庶的蜀地让秦国在经济和兵员上都得到了补充,为日后的称霸起到了决定性作用。这却是战国历史上的“隆中对”,它改变了历史的流向

  秦惠文王就像是个高明的棋手,他几乎猜对了每一步。他重用庶长樗里疾瓦解了多国的合纵进攻,重用司马错、白起得蜀弱楚,重用张仪以连横破合纵。在他的苦心经营下,秦国这辆战车终于冲破沼泽丛林,走向了一马平川。令人想不通的仍旧是司马错,一个一生东伐西讨,南征北战,为秦国攻占了如此之多领土的将领,居然没有留下一点儿轶闻。所有的史书上无一例外地写着:“司马错,生卒年不详。”历史是一个漏瓢,它漏掉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

  合上史书,我的心情久久难以平静。我想像不出当年的司马错会是什么样子,但我想从公元前316年出兵伐伐蜀,到公元前280年攻取上庸,在长达36年之久的作战中,司马错应当不会再年轻了。在他以年迈之躯带领数十万大军翻越岷山、摩天岭山、云贵高原,奇袭楚地时,会不会正饱受着病痛的折磨?他的心中是否也会生发出一种“将军白发征夫泪”的感慨?还是依然不减当年似的豪情万丈与壮怀激烈?在那《司马穰苴列传》的后面,是不是还应该像《屈原贾生列传》那样,有司马错的传记?一个足以与白起、王翦比肩的将领,《史记》怎能够不立传呢

  少梁城遗址(来源于 网络)!

  但是这些我们都无从得知了。我能够做的是一次又一次地来到古少梁城遗址,默默地徘徊,慢慢地行进,用心灵去感受司马错。夕阳的残光每每投射到我身上,让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孤独的淘古者,一个没有根基的凭吊者。我知道在唐代,有一个叫刘禹锡的诗人,在绵绵不绝的秋雨中登上了司马错故城,他的目光所极处,尽是断垣、残壁、枯井、荒草、落叶与断矢。“废井抽寒菜,毁台生鲁谷。耕人得古器,宿雨多遗镞。”这是他当年担任渭南县主簿时的诗作吗?为什么这般伤感?它像是一把斧子掘开了我的伤感,不觉着我已是泪流满面。但是这一切均与司马错无关了,他只阴阴地说了一句:“欲富国者,务广其地;欲强兵者,务富其民;欲王者,务张其德。”就急匆匆地抛下我走了。我在山头坐下来,陷入了长久的思索

  “狼烟起,江北北望。”属于一个时代的厮杀声远去了,但司马错却不会隐去,他依然活在那场千古流传的辩论中,活在我孤独的心中

西部漫行者推荐阅读: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